第六十八章 真相?

字数:3538   加入书签

A+A-

    江非终于见到了傅勋所说的傅深泽。

    乍一见面,江非只在心里觉得不可思议,这个男人虽是傅勋的长辈,但不知是保养的太好还是本就年轻,看着也不过才三十出头,说是傅勋的兄长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傅深泽的气质不似傅勋那样阴沉冷冽,他棱角分明的五官如镌刻般英俊,面带薄笑的模样看着更加优雅随和,一身剪裁考究的穿着,更为他添上几分高端的贵气,整个人看着稳重且极具内涵。

    至少从这形象上来看,江非实在无法把他和傅勋所说的那个冷血刽子手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傅勋和傅深泽见面,彼此脸上的笑容都高深莫测,江非跟着傅勋恭恭敬敬的叫了的傅深泽一声四叔并自我介绍,傅深泽笑着点头,将江非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。

    对上傅深泽诡异莫测的视线,江非不禁有些打怵,他微微低头避开傅深泽的目光,然后跟傅勋在餐桌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昨夜是住在傅勋的庄园?”傅深泽笑着问江非。

    江非乖乖点头,“是的四叔。”

    傅深泽笑着点点头,“嗯,看来你们感情的确不错,傅勋这些年喜欢谁都不曾将人带到自己庄园内过夜,你可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江非附和的笑着,“是……是吗?”

    傅深泽看向傅勋,别有深意的笑着道,“他,算不算是你这些年第一个敢如此高调示爱的人?”

    “四叔这是又有什么计划了吗。”傅勋似笑非笑道,“只是这次恐怕难以得逞,今晚与父亲见面,我打算跟父亲提及我和江非的婚事,江非,很快也是傅家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傅深泽目光微沉,“你要跟他结婚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父亲这两年一直有唠叨我的婚事,让我早些成家。”傅勋缓缓道,“现在我有喜欢的人,父亲也会为我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傅家如今的局势你知道的,我没想到你居然有心思考虑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对我身边的事一清二楚,我自然要趁早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傅深泽轻笑,“没想到你为他考虑的如此周全,我信了你是真心爱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四叔可以切入正题了吗?”傅勋道,“我这边还打算带江非去熟悉熟悉这个城市……”

    餐厅对面是一个男士奢侈品店,傅勋让江非过去为自己挑件饰品,等他这边谈话一结束,他便过去找他。

    江非知道自己需要避嫌了,于是跟傅深泽打了声招呼,然后起身离开了包厢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真正在乎的人,会是那个傅南。”傅深泽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傅南对我来说的确重要,只是他与我分开数年,我无法确定这期间他是否又被他人利用转而想来害我。”傅勋不急不缓道,“判定一个人是否值得信任,起码要五年的时间,在此之前,我只当他是我对手派到我身边的奸细,不会给予任何感情。”

    说着,傅勋笑了两声,“越亲的人越致命,这是爸和四叔教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傅深泽目光愈加诡异,“哦?那你又是如何对这个江非死心塌地的,不怕他背叛你?”

    “等四叔也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就懂我现在对江非的信任了。”傅勋淡淡道,“行了,四叔该说今日约我见面是为何事了?”

    傅深泽靠着椅背,双腿交叠,他身后的助理走上前,将手中的一只文件夹放在了傅勋面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傅勋翻开查看,发现里面放的竟是病例和医院的诊断报告,顶端首行上,赫然写着傅震的名字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傅勋将文件夹合起,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傅深泽,“所以呢,告诉我我父亲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寿命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傅震的寿命还剩三月,也就是说我们多年的争斗在这三月内便会落下帷幕。”傅深泽不急不缓道,“不知结果如何,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该提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从十八岁进入傅家开始,这十年间失去的所有至亲之人,全是你父亲傅震所为,我把这些担下,也是因为傅震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令傅深泽感到疑惑的是,傅勋听完他说的这些只是微微皱了下眉,并没有太大反应。

    “人,越孤独才能越理智,这是你父亲的原话。”傅深泽淡淡道,“他一直都是把你当做继承人培养,他说过不需要你孝顺,只需要你强大,而我,不过是他用来培养你的工具,成为你仇恨的对象,才能让你有变强的动力。”

    傅勋轻笑,“四叔这是怕了吗?因为傅震要死了,我快要上位了,为能有条活路,特来向我洗白自己,好求我事后留你一条命,对吗?”

    傅深泽轻笑一声,端起桌上的茶喝着,没有立刻回答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,你和傅震在我心里是同等该死。”傅勋道,“该落在四叔你身上的报应,一样都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不怎么相信我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傅勋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说一个,你肯定更觉诧异。”傅深泽微笑着道,“你当年的养母,就是那个叫傅秋婉的女人,也是丧命于你父亲之手。”

    傅勋脸上的笑容果然瞬间僵住。

    “你并不是十八岁那年才被傅家发现,在你还未进江家的时候,傅震就已经找到了你,不过当时只在暗中观察,因为傅震想确定你是否值得让他培养。”傅深泽淡淡道,“傅震不希望你身边有像傅秋婉那样的女人存在,他觉得那会阻碍你的成长,于是就来了手借刀杀人。”

    傅勋抓在膝盖上手突然如鹰爪一把蓄势,他沉声道,“借向晓的刀?”

    “我忘了她的名字,但那好像是她*的原配,那个女人被傅秋婉害的惨,傅震安排人在她面前煽风点火,并且提供作案工具,而后的一切那个女人自己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傅深泽的话,完全颠覆了傅勋自己对这件事的认知,如果这是真的,那向晓的罪责便要减轻大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告诉我这些?如果只是想撇清自己的责任,你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傅深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