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节 魔心 一

字数:5628   加入书签

A+A-

    梅舜举听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翔龙屠圣”计划仿佛听谁提过,一时半会偏又想不起来。还待继续听下去,厅内的交谈却低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压挤在怀里的寒月珠动作越来越加,加上不得不分心去对付她肆无忌惮的手,神智老是集中不起来,以至等到思维再集聚在大厅内的时候,各方合作的事项已然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厅内人人皆是笑容满面,显是各方都感到极为满意。

    容沧定哈哈连天道:“这次‘大尊神’邀我们前来,本是打算让我们抛弃成见,彼此能携手合作,若是他得知我们已经结盟成功,想必亦会对此感到满意罢!”

    柯容纛讨好道:“容老所言极是。说来奇怪,到了这个时候,五位尊神怎还不见踪影?”

    老斐拍拍他肩头道:“实不相瞒,其实他们早就来了!”

    柯容纛愕然道:“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四大寇彼此间露出个狡黯的眼色,突然齐齐朝厅内不远处重叠着的棺材躬身行礼道:“有请三位尊神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叠重摆放着的棺材突然四下炸开,木屑、白骨雨点般朝外溅射。被压在最下面的三具棺材怪异地飘浮向空中,微一停浮,陡然炸裂成碎片,所有人目瞪口呆之际,眼前一花,倏多出三条人影。

    四大寇齐齐施礼道:“参见二尊神、四尊神和仙子!”

    三人傲立场中。

    中间那有如僵尸般难看的中年人桀桀笑道:“老四,我说得不错罢,用不着我们出马,他们自已就将事情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他右边有如胖弥勒一般肥壮的三十许汉子笑呵呵摸摸肚皮,道:“说得极是!早知如此,劳某人就还应该再睡上一会。”

    梅舜举早被这突兀的变故惊得张大口合不拢来。尤其是瞧见寒夜来那尤如神女下凡的冷艳面容,更是瞪得眼珠子亦差点掉下来。

    火光映耀下,寒夜来长发遮面,高傲美艳的面庞带着股清冷逼人的艳丽,黑裙衬着雪肌,仿佛是不沾人间烟火的天上仙子。

    自从她一现身,“少神君”秦可蜚的眼神就呆愣愣地盯着她骨肉匀亭的完美胴体,似是完全丧失了意识。

    见到他猥亵的目光,寒夜来冰冷至极哼了声,亦不见她作势,鬼魅般的出现在秦可蜚面前,抬掌朝他面门拍下。

    “少主心!”秦可蜚身侧的两位老者大惊失色,齐齐扑出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亦不见寒夜来如何动作,两位老者骤发出声惨叫,分朝两旁摔出,撞倒几具棺材,重重撞在墙壁上掉下,微一抽搐,就此不动。

    秦可蜚早就吓傻了,蓦见寒夜来娇躯微旋,长袖扬起,袖角点向自已咽喉,当即骇得魂飞天外。

    人影倏闪。

    中年人仿佛来自虚无般突然出现在眼前,抓住他的头发,轻盈旋飞开去。

    跟着胖弥勒肉山一样的身子阻住了去路,呵呵笑道:“老五,那子已经吓得屁滚尿流了,杀了他不会弄脏你的手么?”

    容沧定哈哈笑道:“我道是谁有这样好的轻功,原来是‘飞天蜈蚣’陈老兄和‘笑笑弥勒’劳老弟,失敬,失敬!”

    赫儒夫亦是一声哈哈:“数年不见,仙子风彩依旧,神功更见精进,今日得开眼见,实是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二人皆是同一心思。心知秦可蜚若是死在寒夜来手上,结盟一事当即化作泡影,忙借施礼相见之机,有意无意地拦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寒月来木无表情地嘿了声,周遭淡烟袅袅,身材若隐若现,容、赫二人和笑笑弥勒皆知是她提升“玉女寂灭神功”的预兆,同时心生怵凛,暗暗凝神戒备。

    中年人将秦可蜚随手仍下地面,呸道:“这子真不中用,居然吓得屎尿全流!老五,这种绣花枕头,理会他作甚?我看就放过他算了!”

    寒夜来漠无表情地扫视着众人,见到她不带感情的瞳子,人人皆是心内微怵。

    正不知她下一步打算做何举动,蓦见她扭转头去,目光投向窗外,用冰寒至极的声音喝道:“月珠,你玩够了没有?还不给我滚进来!”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当寒月珠面带潮红,和梅舜举一起衣衫凌乱地出现厅内的时候,梅舜举的第一个直觉,就是自已死定了,就算不死,至少亦得象秦可蜚一样掉身皮不可。

    谁知寒夜来只是在两人面上冷冷一瞟,就漠然背转头去。

    至于飞天蜈蚣和笑笑弥勒的态度,则更是和善得令梅舜举吃惊。

    两人只是和颜悦色地问了一句:“兄弟,那块‘黑心石’是何人给你的?”

    再给梅舜举一千个胆子,亦不敢再这干凶人面前撒谎,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那是我从就有的!”

    寒月珠低低在三人面前说了句,显然证实他此言不假。

    然后二人就客客气气地将莫名其妙的他送了出来。到了大门口,两人还恭恭敬敬地朝他拱手为礼,飞天蜈蚣那比僵尸还要可怕的面孔上,努力挤出抹亲善的笑容道:“兄弟既是‘老魔仙’的唯一传人,我们兄弟是万万不敢得罪的,今晚将兄弟擅自请来,尚请兄弟海涵见谅!今后有空,欢迎兄弟随时来玩。”吩咐寒月珠道:“寒姑娘,麻烦你将兄弟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等到梅舜举的背影在视野里消失,厅内诚惶诚恐的气氛才慢慢缓和。

    飞天蜈蚣神色凝重道:“老五,你看仔细了,他当真是那个人吗?”

    寒夜来从不动感情的眼里,第一次闪过丝复杂情绪,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笑笑弥勒从来都是笑呵呵的的胖脸上,异常罕见地现出抹愁容,道:“老五,你当真要去找他的麻烦?”

    寒夜来木无表情地轻嗯了声。

    飞天蜈蚣紧张惶急道:“你逗他玩玩就算了,千万别闹出事来,不然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寒夜来冷漠瞥了他眼。

    飞天蜈蚣心内微寒,下面的话当即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寒夜来冷冷扫视众人一眼,瞧得人人心内发怵,然后身影微闪,平空消失于厅外。

    人人皆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容沧定有些不自然地问道:“陈老兄,你会不会看错了,那真是‘老魔仙’的黑心石吗?”

    飞天蜈蚣点头道:“不会错的!你别忘了我们‘五大杀神’是出身魔教,关于黑心石的传说,以前曾听过不少!”

    袁良插嘴道:“你们所说的‘老魔仙’,是不是外面传说的‘老魔怪’?”

    容沧定喝道:“闭嘴!他的名讳可是你叫的吗?”

    袁良脸色大变,慌不迭跪下叩头,叩得石板地面通通直响,哀告道:“请魔祖海涵见谅,的无心失言,实在该死,请魔祖不要见怪!”

    飞天蜈蚣挥手道:“行了,起来罢,幸好老魔仙和他手下不曾听到,否则,你有千颗脑袋亦剩不下半颗了!”

    袁良情不自禁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笑笑弥勒呵呵笑道:“老二,你就不要再吓他了,大家都是老交情,绝不会有老魔仙的人,不然刚才就单凭袁老三的那句话,在场的人就没有一个人能活得下去。”

    袁良喝道:“老四,祸从口出,别忘了以前那些人是如何死的!”

    笑笑弥勒想笑,却有些笑不出来,脸色有点发白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尴尬。柯容纛企图打破沉默,心冀冀道:“听说,仙子原本是出自‘迷幻仙境’?”

    飞天蜈蚣点点头。

    柯容纛试探着又问:“这么说来,那个……公子,就是传说里的‘魔心’了?”

    飞天蜈蚣不置可否道:“关于这事,你还晓得多少?”

    柯容纛急于讨好卖弄,道:“既是‘魔心’,那他的外祖母和母亲,都应该是‘迷幻宫’的主人‘幻仙梦女’;而现在的‘幻仙梦女’,就应是他早已内定了的妻室。”

    飞天蜈蚣道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柯容纛陪笑道:“听说这件事关系到武林中数百年来的道魔之争,昔年老魔仙胜出,逼迫当时的幻仙梦女为他生了个女儿,幻仙梦女本打算将女儿培养成道种,与老魔仙一决高下,却不知怎的被老魔仙动了手脚,结果反生了个魔心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飞天蜈蚣道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柯容纛道:“而这个魔心,却不知怎的又失败了,后来就不知所踪,听说迷幻宫的人正在四外找他,想将他抓回去与幻仙梦女成亲,练成道教和魔教千百年来梦昧以求的‘道魔圣神’。”

    飞天蜈蚣道:“看来你还知道得蛮多的嘛!容老怪,你应该晓得怎做的了!”

    柯容纛哈腰笑道:“哪里,承蒙尊神夸奖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陡觉背心一痛。错愕回头,身后是容沧定狞笑着的脸孔。

    容沧定拍拍他肩头:“老柯,不要怪我,只怪你晓得得太多了,话更是多得过了头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柯容纛尸身重重倒地。

    瞧着在场的人惊怵的神色,飞天蜈蚣面色骤沉道:“今天的事,希望大家回去后就全部忘了,否则有只言半句传了出去,只怕非但你我,就是各位的家人,全都亦只有死路一途!”